中国书法我是论坛文房 - Powered by Discuz!

国展状元、国展精英100元一件起大型特惠专场!神龙本兰亭序最大原色图逐字上传天心月圆----弘一大师书法展 张迁碑原石、衡方碑原石、泰山刻石(清翻)原石
泰山经石峪金刚经原石场景思进轩画廊嘉德堂自在天

在线用户 - 共1人浏览本贴 - 0 位会员(0 隐身), 1 位游客
当前只有游客或隐身会员在线
 
标题: 你不知道的真相!
的的的的
注册会员
Rank: 3Rank: 3



UID 86063
精华 0
积分 18076
帖子 5
金钱 17976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4-7-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7-24 14:48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你不知道的真相!

你不知道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4-06-28 01:07:55   
“全死了?”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沉声问道。 阴郁。俊美。

他的手上端着加了冰的威士忌,琥珀色的液体在透明的玻璃杯里起伏摇曳。

大屏幕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波兰对阿根廷的球赛,电视机没有声音,就像是一场追逐激烈技术高明的哑剧。

一个西装笔挺的老人站在沙发后面,轻声说道:“全死了。”

“尸体找到了?”

“找到了。”老人说道:“他们没有被亏待。都死得好好的。”

年轻人仰头,将杯子里的酒水一口饮尽。

他一只手转动着空杯,讥讽地说道:“他们倒是英雄惜英雄。”

“那个方炎的实力确实是深不可测。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老人说道。“他们—太弱了些。”

“还是太急切了。”年轻人说道。“要是再等一等,或许就不会这么被动。这一场赌,输掉了半座龙图。可惜啊。”

“也不过是个漂亮的空壳子而已。输了也就输了,少爷总会有翻盘的机会。”老人温和的劝解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心里终究是有些不舒服—–”

“这也是我一直劝少爷的,出刀见血。如果不能见血,那就不要让人知道你手里握着把刀。少爷得到这次教训,以后思考事情想必会更加全面周到。也不能算是坏事。”

“我和他比—-如何?”年轻人问道。

老人沉默。

“直说无妨。”

“不好说。”

“怎么个不好说?”

“少爷,我看懂了。但是看不穿。方炎,我以为我看懂了,也以为我看穿了—-其实又没看懂又没看穿。”老人说道。“看到他站在那里,一刀刺过去,发现刺中的只是他的影子。”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男人苦笑。“你说,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命运?时机成熟的时候,怎么他就偏偏出现了?”

“这就是命。”男人说道。

外面响起汽车喇叭的声音,老人看了男人一眼,说道:“少爷,老爷来了。刚才李秘书打过电话。”

“他过来做什么?”男人皱眉。把杯子里的威士忌一口饮尽,说道:“出去接接。”

车子在院子里停稳,江逐流快步走过去打开车门。笑着说道:“爸,你怎么到这边来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不行?”

“你妈在家里唠叨,咱们父子俩想说句知己话都不容易。”江龙潭出声说道。“走,陪我去挥两杆。”

弯腰。挥杆。

啪!

白色小球疾飞而去,直上果岭。

“好球。”江逐流大声称赞。“爸,你这是宝刀未老,差点一杆进洞。”

“一杆进洞靠的是技术,更多的是运气。算不的数。”江龙潭说道,提着球杆朝着高尔夫球的落点走去。

他站在果岭上面,用推杆轻轻地将小球推进洞口,说道:“宁愿多推一杆,也要确保球能顺利进洞。进洞的球才是好球。不然,挥杆再漂亮也不会得分。”

江逐流知道父亲话中另有深意,点头受教地说道:“爸,我明白了。”

“你不明白。”江龙潭摇头,丝毫不给儿子面子的说道。

江逐流苦笑,说道:“看来我又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满了?等不及我回家,跑到这边来教训我。”

“你知道一直以来躲在背后和我们江家作对的是谁吗?”江龙潭将手里的球杆交给身后的李秘书,接过毛巾擦拭手掌,出声问道。

“爸,如果我连这个都不知道,你一定对我相当失望吧?”江逐流笑呵呵地说道。“柳家组建了花城最早期的能源公司,咱们龙图集团后来者居上,他们在背后搞点小动作是理所当然的—-咱们也没少给他们上手段不是?大家彼此彼此,心知肚明。”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掌握的信息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一些?”江龙潭说道。

“他们掌握了什么?”江逐流问道。

“陆名图。”江龙潭声音阴冷地说出这三个字。

“什么?”江逐流大惊。

“看来我们父子是应该好好聊聊了。现在局势突变,江家的寒冬来了。”

“那件事情发生在国外,神不知鬼不觉,他怎么可能掌控这件事情的真相?”江逐流说道。“再说,动手的都是外国人,现在那些人一个个的全都死掉了。就算查也没办法查到你头上来。”

江龙潭表情阴冷,说道:“如果,汪梨没死呢?”

“陆朝歌的姑姑?汪梨没死?她怎么会—–她在哪里?”江逐流一脸惊讶地看向自己的父亲,说道:“你失手了?”

“是我太大意了。要是换一种手段,想必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江龙潭微微带有些遗憾地说道。“不过,也幸好她死里逃生又活了过来。她死了,就没有一点希望了。那些东西,就永远地成了秘密。太可惜。”

“我不明白。”江逐流说道。

“不得不承认,陆名图是一个天才科学家。在二十年前,他在能源领域的研究就已经走在了世界的最前端,即使是现在,魔方技术也仍然是全球的能源研究室正在努力攻克的难题—–”

“那个时候,我和他的观点产生了分岐。我希望将魔方技术军用化,那样的话,我们可以拿到军部的天量订单。而他却希望魔方民用,他不希望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成为杀人或者参与战争的工具—-真是个聪明又迂腐的家伙。我和他的观点对立,矛盾也越来越大,研究室的工作也只能暂时搁置。”

“后来,我找来刘井替代他—–”

“刘井是柳家的人。他有一个情妇,那个情妇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瑞士银行帐户上面时常会接到大笔的汇款,我找黑客跟踪过,那些钱都来自柳家下属的一个进出口贸易公司。”江逐流说道。“我之前提醒过你。”

“这么明显的间谍,难道我会没有察觉吗?”江龙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陆名图死后,刘井和我老死不相往来。奇怪的是,他明明恨我,却又不愿意离开龙图—-那么,他所图谋的是什么,不是很容易就猜到了吗?”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把他换掉?”

“我不换掉他,是因为我希望我的对手在我身边看着,让他们看着我在做什么。”江龙潭说道。“如果一个间谍的智商不够的话,那么,谁能肯定他就不会为我们所用呢?”

“他死了——”

“他的死和我无关。”江龙潭很是严厉地打断了儿子的话。“这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陆朝歌刚刚发生车祸谋杀事件,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我,无数的人在指责和攻击我的时候—-刘井突然间跳出来和我大吵大闹,而且出门就被水锅砸死。这确实让我进退两难,很难洗清自己的嫌疑。”

“柳家掌控了汪梨,所以父亲这么多年一直不敢将陆朝歌逼迫的太紧?”江逐流好奇地问道。“我一直以为,她在很早以前就应该消失的—-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我在钓鱼。”江龙潭说道。“想要钓一条肉质鲜美的大鱼,总要有那条大鱼看的上眼的鱼饵才行。陆朝歌就是那最合适的鱼饵,我持杆也持了二十年了。眼看鱼要咬钩了,却被你一块石头给砸跑了。”

“汪梨?她一个废人,有什么好钓的?”江逐流不屑地说道。

“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江龙潭摇头叹息。“所以,我想把她从这个世界上抹掉。死人才能够保密。越少的人知道那件事情,我们就越加安全越是有利。这件事情,终究是我做错了。陆名图,他这个呆子,竟然也开始和我耍起了心眼。”

“他做了什么?”江逐流问道。

“陆名图死后,我从他的办公桌夹缝里找到了一个笔记本。原来他已经攻克了魔方技术的最后难题,让她可以大范围地投放于民用领域—-”

江逐眼满脸震惊,说道:“魔方呢?真正地魔方在汪梨手里?”

“这是我的怀疑。”江龙潭说道:“汪梨是陆名图夫妇最亲近的人,他在日记里面经常写到这一点。而且,汪梨本身也是搞能源研究的,陆名图在担任研究室负责人的时候,汪梨还是陆名图的助理—-陆名图很有可能将已经成熟的魔方技术交到了汪梨的手里。”

“柳家不知道?”江逐流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江龙潭冷笑。“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汪梨还能活到现在吗?陆朝歌还能活到现在吗?”

江逐流不再说话。

事情太复杂了。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复杂十倍百倍。

他知道他的父亲睿智果断,却有时候太重感情。他以为父亲留着陆朝歌是不忍下手,是想要把她感化让她成为真正的江家人。他也甘心配合,希望能够抱得美人归。

原来,她是父亲的钓饵。

父亲要引汪梨上钩,想要让汪梨主动和陆朝歌联系。没想到的是,汪梨竟然按捺的住,对陆朝歌的生死苦闷完全不在意。

而为了不让魔方技术被柳家捷足先登,父亲又得死守这个秘密。

可是,这一切都被自己给破坏了。

“我已经察觉到,汪梨和朝歌联系了—-从陆朝歌看我时的眼神中感觉到了。我想,再给她们一些时间,也给我一些时间。二十几年都等了,何必着急这一天两天呢?”

“一些有天赋或者自认为有天赋的演员,他们总是没有耐心,总是着急地想去表明自己—–”江龙潭看着江逐流的眼神无限惋惜:“那天晚上,你演过了。”

本文地址:http://www.youxuan.name/html/4688.html

顶部
[敬请关注]
 


----------------------------------------------------------------------------------------------------------------
中国书法我是论坛文房 - Powered by Discuz!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本我是论坛文房 - Powered by Discuz!所有文章、图片中国书法我是论坛文房 - Powered by Discuz!拥有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发表请与我们联系!

我是论坛文房 - Powered by Discuz!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6-7 23:11
粤ICP备1506905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659号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Licensed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35753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中国书法我是论坛文房 - Powered by Discuz! - Archiver
/hn/26hY.html /3088/82QD.html /888/44kE.html /daxue/88aQ.html /ggs/55Hs.html /sh/77VI.html /hb/48YD.html /888/64iW.html /8848/00Es.html /8848/77Lj.html /1088/15gE.html /daxue/86Yw.html /xyw/78uW.html /ks/26MA.html /888/40Fp.html /sh/28qV.html /888/55Qu.html /daxue/43gr.html /123yn/03zQ.html /8848/16dB.html /8848/13nl.html /888/70ku.html /123yn/61hP.html /ks/41Pk.html /wb/44FU.html /ggs/52VI.html /3088/42vr.html /jx/07Yc.html /sh/26ab.html /8848/26hd.html /wb/74Kk.html /xyw/30fl.html /123yn/31Qz.html /baijia/12nE.html /123yn/83Hv.html /bjj/85hq.html /bbsy/03GC.html /88410/73QJ.html /888/77xn.html /bjj/16Lz.html /jx/40QH.html /hn/12Pn.html /xyw/87pI.html /ks/23Dx.html /hb/66uV.html /ggs/53BS.html /ggs/74gr.html /hn/21ng.html /daxue/12gk.html /bbs/87Qb.html /1088/15EF.html /3088/23Mk.html /xyw/78Vh.html /xyw/63xS.html /bbs/74iJ.html /daxue/75vR.html